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3 次減刑!毒害 30 萬中國兒童、被叛無期的人即將出獄了?

2016 年,河北女子監獄傳出了一個驚人消息:給剛入獄兩年的田文華申請第三次減刑。

從 2011 年開始,田文華從無期徒刑減到了 15 年零 3 個月有期徒刑。

而減刑的理由無一不是:表現良好。

以此情況來看,她最早可能在 2022 年出獄,

本以為田文華要 " 老死獄中 ",卻傳來消息:

她因在獄中 " 表現良好 ",已獲三次減刑,

" 無期 " 變 " 有期 ",可能快出獄了 ……

但這卻成了 30 萬中國嬰兒和父母最不愿意聽到的消息。

因為在 2008 年,無數中國父母曾籠罩在 " 三聚氰胺 " 和 " 大頭娃娃 " 的陰影之中。

而田文華背后的 " 三鹿奶粉 " 就是這場悲劇的始作俑者。

起初田文華還想靠壓制新聞、送奶粉給受害者平息這場 " 駭人事件 ",但隨著事情的白熱化," 三鹿奶粉 " 的世界轟塌了。

2008 年的最后一天," 三鹿 " 掌門人田文華在站在了終審的法庭上。

在這一天,控辯雙方在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激辯 14 個小時。

律師們聲嘶力竭,唇槍舌戰,以至于田文華的辯護人痛苦扶額稱:" 不想回憶這件事 "。

晚上 10 點,三鹿董事長田文華無奈 "繳械投降"。

在最后陳述時,田文華懺悔落淚,表示愿意接受法律任何制裁。

至此,被三聚氰胺毒害的30 萬嬰兒和他們的父母等來了田文華的道歉。

人們本以為這是一場久違誠懇的 " 道歉 ",但田文華卻要在有生之年重獲自由身。

而那些曾被 " 三鹿 " 毒害的孩子們,至今還在深受影響。

田文華是怎么走上這條 " 犯罪路 " 的?而那些深受其害的孩子們又如何了?

01

1942 年,田文華出生于正定縣南崗村的一個不太富裕的家庭里。

家里姐弟七人,她排行老二,是家里的二姐,從小便聰明伶俐,成績優秀。

村里同齡人回憶,田文華是當時縣里為數不多會讀書的女孩子。

年輕時代的田文華是村里人口口相傳的 " 長得好看,能耐大 "。

長大之后,資聰穎的田文華被村里干部送去張家口學習農科。

1966 年 8 月,田文華完成論文,從農業專科學校畢業。

兩年后,她進入石家莊市牛奶廠,成了一名給奶牛看病的獸醫。

沒過多久,田文華就從獸醫變成了牛奶廠的正式工,開始一路高升。

1983 年,由于業務能力強,田文華成了牛奶廠的生產副廠長。

原本按照她的設想,副廠長的位置便是退休前的最后一次調動,期滿后便打算退休養老。

但讓田文華沒有想到的是,命運反倒找上了她。

彼時,國家面向全國牛奶廠,出臺了一項奶粉配方母乳化的課題研究。

在乳業摸爬滾打 15 年的田文華一眼就看穿了這個課題背后的巨大利益。

于是,田文華打算想方設法拿到這個課題的研究權。

當年 11 月,牛奶廠躋身輕工部 " 母乳化奶粉 " 定點生產企業行列,成為了 " 三鹿 " 的前身。

1987 年,原廠長退休,田文華順理成章地成了牛奶廠的接班人。

這一年,田文華剛滿 45 歲,她決定將規模日益擴大的工廠起名為 " 三鹿公司 "。

1993 年,三鹿在田文華的帶領下,攻克了課題,一舉成名。

從奶廠更名到攻克課題這六年間,三鹿公司迅速擴展,全國知名度不斷上升。

從 1993 年起,三鹿連續15 年實現奶粉產銷量全國第一。

田文華因此也成了石家莊乳業公司的黨委書記,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那個時代是中國乳制品的黃金時期,也是三鹿的 " 壟斷時代 "。

眼看著高樓起,田文華卻一反常態的十分低調,是出了名的 " 摳門 "。

即便是石家莊當地居民,大多也只知道三鹿集團,對田文華知之甚少。

蒙牛董事長牛根生曾說田文華性格很好,不張揚,為人沉穩。

但誰都不知道,就在三鹿一路高歌的時候,一場席卷全國的 " 人為災難 " 將要登陸。

02

這又不得不談到三鹿的經營模式。

三鹿之所以能夠稱霸全國的母乳市場,多半是因為它的經營模式:"牛奶 + 奶農",直接向工廠取原奶。

也就是說企業買了奶牛以后賣給農民,農民把牛養好后用牛奶來還債。

就這樣,企業只需付出很低的成本,就能快速擴大生產規模,后來的蒙牛,伊利也都仿照了這個模式。

但萬事都有利弊,由于對奶源把控得不嚴格,這也成為了日后的隱患。

有奶農坦言,曾發現個別加盟工廠對質量不高的奶源并不抵觸。

地方加盟工廠低價收購摻假原奶,向三鹿出售時提高價格,賺取差價。

就這樣,原本想要生產好奶的奶農,也鉆進了錢眼里,只想賺錢。

2004 年 4 月,三鹿集團奶粉事業遭遇了第一次危機,安徽省阜陽市出現了大頭嬰兒事件。

不過此次并沒有鬧得沸沸揚揚,三鹿集團的公關及時出馬,并在田文華的指導下,這些新聞最終被掩蓋。

2007 年時,全國約有2200萬的小寶寶出生,對奶粉的需求大幅提高,鮮奶的價格一路瘋漲,供不應求,加上缺人監管,奶源質量失去保障。

當時農戶們為獲取更多利益,就往鮮奶里兌水,可是隨后又產生了新問題。

兌水后營養成分就被稀釋了,沒辦法通過蛋白質檢測。

于是三氯氰胺出現了,不少奶農開始往奶粉里勾兌三聚氰胺,而很多企業為了爭奪奶源都睜一只眼閉一只。

最為可怕的是,三鹿集團也決定將其忽略,任由事態發展。

2008 年,大批不合格奶粉還在陸續流入市場,但外界的 " 不和諧 " 聲音越來越大。

但田文華始終不加理睬,直到奶粉流入國外,真相再也瞞不住了。

后來田文華已經得知奶粉中添加了大量的三聚氰胺,只不過為了保全公司,她做了一個非常錯誤的決定。

她仍打算將負面新聞壓制,而更多的不合格奶粉卻一直在銷售。

最后導致了數以萬計的家庭發生了悲劇。

同年,田文華最終落網,伴隨著她的哭聲與悔恨聲,她走進了監獄。

但這卻無法平復悲劇家庭的傷痛,因為縱使 " 壞人 " 已經落網,但悲劇仍在發生。

03

2018 年,甘肅其中一家三鹿奶粉受害者家庭仍在為十年前的傷痛買單。

這個家庭的兩個受害者是一對雙胞胎,兩兄弟名叫王鵬和王賀,是最早曝光的患兒。

當年兩個孩子總共吃了六七箱三鹿奶粉。

哥哥王鵬是在 8 個月的時候確診了腎結石、尿道結石并伴有腎積水,但由于家庭不富裕,在取出第一顆尿道結石后就被家長帶回了家,持續用藥物治療。

可就在 20 天后,弟弟王賀也出現了同樣的病癥,尿道結石的石頭比哥哥的還大。

徹底將輸尿管堵死,形成了腎積水,最后只能通過手術才將結石排出。

病癥的發生,難以預料的后遺癥,將整個家掏空了。

最后通過治療,兩個孩子的結石病算是治好了,但卻留下了更嚴重的后遺癥。

從那之后,兩個孩子發育很慢,飯吃得少,個頭矮,完全不能和同齡人相比,還伴有尿不盡的癥狀。

由于哥哥王鵬喝得多一些,所以受的影響更大。

直到現在他還沒有弟弟高,抵抗力也很差,頻繁生病,幾乎每個月都會感冒。

而弟弟王賀喝得少,情況稍微好一些,但每年也總會生病。

直到現在,兩個孩子健康成長依舊是一家人最大的奢求。

兩兄弟喝了毒奶粉,雖然保住了性命,但終身都要籠罩在病痛的折磨下,這是悲哀。

而那些因為喝了毒奶粉而去世的孩子,再也無法看到美麗的世界。

在廣東茂名山區有一個女孩叫楊彩蓉,媽媽去世后,她和父親與繼母生活在一起。

雖然家里不富裕,但她一直都是聽話的乖乖女,八九歲開始就經常幫家人做飯洗衣服。

但 2014 年,楊彩蓉的右腳突然開始疼痛,等送進了醫院后被查出了右股骨下段肉瘤

疼痛到難以忍受后,醫院對她進行了截肢手術,第一次治療結束后,楊彩蓉和父母回到了老家。

原本以為這是她此生最大的劫難,但在安裝好假肢后,楊彩蓉又突然感到脖子、肚子多處疼痛。

最后再次被送進了醫院,之后楊爸又被告知,癌細胞已經開始擴散全身,治療的手術費用近乎20 萬

可是這對于一分錢都拿不出的家庭來說,實在是災難。

為了治病,無數愛心人開始籌款幫小彩蓉做手術。

最后等資金全部到位時,小彩蓉的身體卻一天比一天差,而醫生也說:骨癌復發只能等死

可讓人沒想到的是,這一天來得如此之快。

在一家人準備將小彩蓉接回家度過生命最后的歲月時,她卻悄然地離世了。

孩子去世后,父親和繼母十分痛心,為了給小女兒治病,楊父曾忍受病痛折磨在外打工,而大兒子為了省錢,一直沒有上過學。

但所有的付出換不來楊彩蓉的生命,據了解,當地三個患有肉瘤的孩子都是小時候喝了三鹿奶粉。

一瓶奶粉,卻成為了 30 萬家庭的噩夢,而三鹿奶粉帶來的影響遠遠不止這些。

在三聚氰胺事件后,國內的奶制品行業進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地帶。

無數奶農經受了滅頂之災

奶粉行業更是被國外進口打擊,一朝回到解放前,直到現在,國人提起國內奶粉仍心有余悸。

整件事已經過去了 13 年,但被三鹿影響的家庭、企業還在忍受陣痛。

如今大眾提起田文華,總會忍不住問一句:對嬰兒下手,她怎么忍心?

孩子不會說痛,但也請不要傷害孩子。

來源:慧畫財經

以上內容由"ZAKER新聞 | 湖北"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英超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