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ZAKER新聞 09-29

除了 1300 萬苦等押金的用戶,誰還記得共享單車?

移動互聯網過去十年的發展進程中,發生過許多次改變人們生活的商業大戰。

比如京東、阿里們的電商大戰,滴滴、快的、優步的打車大戰,美團、百度糯米、餓了么的團購外賣大戰,摩拜、ofo、小藍的共享單車大戰等等。

這些商業大戰的劇本都較為相似,基本遵循產品服務創新、資本瘋狂涌入、燒錢廝殺、少數企業脫穎而出、行業進入精細化階段的套路。

但唯獨共享單車大戰是個例外,早期最被行業和資本看好的摩拜、ofo 兩大頭部平臺,均敗走退場,連品牌名都已被抹去。

隨著美團單車、滴滴青桔、哈啰出行的補位,共享單車賽道的戰斗其實還遠未到終局。但無論是資本還是消費市場,似乎都已不再關心這場大戰的結局。

而在用戶心中,押金沒退,越來越貴,到處亂堆,或許是共享單車僅剩的那點存在感了。

共享單車的商業大戰,始于 2016,火于 2017,崩于 2018。

2016 年,隨著摩拜、ofo 兩大共享單車平臺的崛起,市場中涌現出了數十家大大小小的共享單車公司與 App。

由于各家五顏六色的品牌圖標像極了彩虹,共享單車平臺間的競爭也被網友們戲稱為 " 彩虹大戰 "。

共享單車的火爆,核心在于資本的瘋狂涌入。

ZAKER 新聞統計發現,2016 至 2017 一年多的時間里,摩拜單車密集完成了 8 輪融資,ofo 同樣完成了 7 輪融資。

兩家背后的投資方眾星云集,不僅有阿里、騰訊、小米等互聯網科技巨頭,也有紅杉、高瓴、經緯中國、真格基金、金沙江創投等一線風險投資機構。

2017 年巔峰時期的共享單車,曾被媒體拿來與高鐵、掃碼支付、網購并列,統稱為" 新四大發明 ",一時風光無兩。

但好景不長,資本輸血過猛,直接導致行業玩崩了。

2017 年底,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數據顯示,彼時共享單車平臺已經獲得資本融資超 177 億元,最夸張時每天都有 1 個億的熱錢投入到行業中。

由于仗著有資本的加持,摩拜、ofo 們開始瘋狂購置單車,擴張團隊,以及不計成本地推廣、補貼。各種簡單粗暴的燒錢換市場策略,幾乎成為行業的主流風氣。

但只靠燒錢卻無法自己造血的生意,注定不會長久。2017 年下半年開始,直至整個 2018 年,共享單車行業陷入了倒閉潮,預計有上百家平臺因資金鏈斷裂等問題退出市場。從瘋狂到沉寂,共享單車僅僅用了一年。

共享單車 " 墳場 "

這帶來了非常惡劣的連鎖反應。

例如在共享單車發展初期,用戶使用習慣并未被培養,需求也沒能很好地釋放,但各類共享單車平臺為了跑馬圈地搶占市場份額,提升財務數據等意圖,在資本的加持下瘋狂購置和投放共享單車。

這也導致了各城市陷入共享單車 " 圍城 " 的境地。這樣的無序競爭迅速被各城市管理部門叫停。

但企業對于已經生產和投放的共享單車,只能選擇清退回收、集中存放的方式。而隨著某些平臺的倒閉,數以百萬計的共享單車淪為僵尸車,這也就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共享單車 " 墳場 "。

2017 年時就有媒體調查顯示,當年國內共享單車投放總量預計將近 2000 萬輛,報廢之后會產生近 30 萬噸廢金屬,相當于 5 艘航空母艦結構鋼的重量。

不過這一連串的社會性問題,資本并不會在意。

2018 年 4 月,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公開承認了自己清空 ofo 股份全部套現的傳聞,而在此之前,朱嘯虎不斷為 ofo 奔走站臺,甚至不惜在朋友圈硬懟了支持摩拜的馬化騰。

投資、畫餅、尋求接盤者、套現獲利,再轉而尋找下一個賽道,重復操作一遍。朱嘯虎的一系列行為便很好地詮釋了資本的操作模式與訴求。

伴隨著朱嘯虎套現跑路的,是資本對于共享單車賽道的拋棄。在隨后的 2019 年,彼時有媒體統計稱,一整年中除了哈啰出行傳出融資消息外,再沒有任何一例關于共享單車確切獲得資本注資的報道。

共享單車降溫已三年有余,還有 1300 萬人在 ofo 平臺上排隊等待著退押金,而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未發現 ofo 關聯公司還存在可供強制執行的財產。

今年 7 月,這樣的消息讓 ofo 從被人遺忘到再度沖上熱搜。

ZAKER 新聞也發現,認證為 ofo 小黃車官方客服的微博企業藍 V 賬號 "ofo 小黃車客服 ",雖然微博停更于 2018 年,但賬號并未被注銷。

也是從 2018 年開始,不少被拖欠押金的用戶紛紛到該賬號中留言,要求平臺退款。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留言人次出現了明顯的下滑。或許大部分人已經徹底放棄了從 ofo 這拿回 99 元押金的希望和想法。

在用戶層面,跟錢相關的不只是押金,還有漲價。

從近年來媒體的多次報道不難發現,共享單車平臺們已多次提價。從原本的以每小時為單位變為按分鐘來計算,費用也從 1 小時 1 元漲到了 3 至 7 元不等。

" 明明說好的打通最后 1 公里出行,這種收費我還不如自己走路。"對于漲價的吐槽和反感,早已成了用戶群體的主流聲音。

另一方面,在這個賽道中留下來的玩家們,雖然在不斷描繪共享單車的精細化運營故事,但時至今日似乎仍未見到特別的成效。

亂堆亂放、影響市容等亂象還是時常見諸報端,仍然是不少城市的管理部門需要面對的整治難題。

在商業賽道層面,共享單車也早已不是各家平臺所聚焦的領域。畢竟該業務既無關當下的企業存亡,也不會對未來的生態發展和競爭起到關鍵性的影響作用。

滴滴此前招股書顯示,2018 年至今其營收均來自于國內出行業務(網約車、出租車、代駕和順風車等),國際業務(國際出行和外賣業務)和其他業務(共享單車、電動車、車服、貨運、金融服務、自動駕駛等)。

2020 年全年,滴滴國內出行業務、國際業務和其他業務營收分別是 1336 億元、23 億元和 58 億元。

也就是說,滴滴青桔和滴滴電動車、金融服務等多個業務打包在一起,2020 年才實現 58 億元的收入,幾乎可以視為其網約車核心業務營收規模的零頭。共享單車在滴滴內部生態體系的地位也可見一斑了。

近年來,滴滴曾將社區團購視為布局未來的重要業務,但目前因市場競爭過于激烈而處于收縮聚攏的階段。另外媒體也頻頻傳出滴滴在貨運、金融等不同領域加碼布局的消息,這其中似乎并未有共享單車的身影。

美團方面同樣如此,此前公布的 2021Q2 財報顯示,餐飲外賣營收為 231 億元,到店及酒旅營收為 86 億元,新業務及其他板塊營收為 120 億元。

美團單車與零售業務、B2B 餐飲供應鏈一同歸屬于這個新業務及其他板塊。雖然整體營收出現了大幅度的增長,但經營虧損也擴大至了 92 億元。

從此前美團的多份財報可以看出,美團在鞏固餐飲外賣業務的同時,也在不斷強調社區團購及電商零售業務是公司長期布局發展的重要領域,同樣并未過多提及共享單車業務。

再來看看原本就是從共享單車業務起家,如今賽道中最為 " 根正苗紅 " 的哈啰出行。

9 月 17 日,哈啰出行成立已滿 5 周年,其對外提及的更多是關于 " 四輪車 " 業務的發展藍圖,例如打車、順風車等。另外還有電動車銷售、火車票預訂、酒店預訂、門票預訂等多元化業務。

共享單車對于哈啰來說,早已并非唯一。哈啰方面表示,其早在 2019 年就開始布局新的業務版圖,近 1 年來哈啰順風車、哈啰打車、哈啰電動車以及小哈換電組成了新業務的 " 四駕馬車 "。

所以整體而言,無論從何種維度,共享單車都不再是聚光燈照耀下的那個主角,這場競爭最后的終局如何,也再難引起任何波瀾。

ZAKER 新聞出品

文 / 曾憲天 實習生郭美怡

關注互聯網、游戲、旅游

微信:jimmytian

以上內容由"ZAKER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英超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