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媒短视频 合作 加入

印度疫情画面恐怖!露天火葬场也要排队

没有人会想到,印度的第二波疫情会来得那么猛烈。

印度的上一波疫情高峰期,是在去年 9 月,当时每日新增感染人数是 9 万人。

之后,印度的疫情一路好转,在今年 1、2 月份进入波谷,每日新增感染人数降到 1 万人出头。

当所有印度专家以为疫情就此告一段落的时候,谁想到,从今年 3 月份起,印度感染人数呈指数爆发状态,一路猛涨,远远高于第一波疫情。

在过去 7 天,印度平均每日的新增新冠患者数量已经达到 23.3 万人。

仅仅在昨天,就有 259167 名新增患者感染新冠。

这是什么概念?

这是到目前为止,全球新冠病毒传播最快的速度。

因为感染速度还在攀升,没有迹象表明疫情已经达到顶峰,印度未来的几周将会非常艰难。

在印度 29 个州中,包括德里、北方邦、古吉拉特邦、马哈拉施特拉邦在内的 11 个州已经通知印度联邦政府,他们存在严重的医院床位短缺,氧气瓶和关键药物也供应不足,急需帮助。

德里首席部长阿文德 · 基里瓦尔(Arvind Kejriwai)将当前的状态描述为 " 非常严重,令人担忧 ",ICU 床位和氧气供应是在 " 以惊人的速度减少 "。

负责德里抗疫行动的高级官员拉梅什 · 维玛(Ramesh Verma)告诉 CBS 新闻,他们面临医生和护士的短缺,医疗系统几乎无法正常运转。

其中,最严重的是人数最多的北方邦。

这个拥有 2.4 亿人口的州目前有 19.1 万活跃病例,每日新增上万患者,包括该州首席部长、几名内阁官员、数十名政府官员以及数百名医护人员,全部感染。

在社交网站上,人们到处寻找医疗资源,想把亲人送入医院。

他们也寻求氧气瓶、血浆和雷姆昔韦。去年这种药物在印度被证实有效,黑市上卖出高价。

在当地医院的门外,聚集了大量无法入院的确诊患者,他们有的坐在长椅上,有的在停车场等待,希望能等到一张床位。

( 这名迟迟无法入院的女性,最后死在医院门外)

一个名叫苏什尔 · 瓦斯德瓦(Sushil Srivastava)的老人被拍到坐在车里吸氧。

过去几日,他的家人绝望地将他从一家医院带到另一家医院,希望能找一张空床位,但都找不到。

因为耽搁太久,老人在入院前已经去世了。

(在车里吸氧的苏什尔 · 瓦斯德瓦)

北方邦首府勒克瑙的一名退休法官,也遭遇人间惨祸。

这个名叫拉梅什 · 钱德拉(Ramesh Chandra)的 69 岁老法官,在 3 天前和他的妻子双双检测出新冠阳性。

他们拨打了 50 多次政府热线,请求救护车把他们送到医院。

虽然对方每次都承诺救护车将在 5 分钟内达到,但一直没有到。

他转而向当地政府以及熟识的官员求助,也是一无所获。

没有氧气瓶,也没有药物,老法官看着妻子的呼吸渐渐变得困难,最后在家中死去。

他走投无路,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封手写信,讲述自己的遭遇,终于引起人们的主意,成功入院。

根据印度官方数据,过去一周,每天平均有 1353 人死于新冠。在昨天,死亡人数为 1761 人。

但很多媒体认为,实际死亡人数应该高于官方数据

居住在印度圣城瓦拉纳西的维米尔 · 卡普尔(Vimal Kapoor)告诉媒体,在母亲死后,他把她的尸体运到火葬场,看到那里尸体堆积成山,到处都是救护车和等待的家属。

用来烧尸的木材价格上涨 3 倍,等待火化的时间也从平常的 20 分钟增长到 6 个小时。

在德里郊外的加兹阿巴德,因为尸体太多,亲人们只好将裹尸袋放在街道上排队等待。

在勒克瑙,火葬场员工开始给家属们发号牌,叫号烧尸,等待时间更是长达 12 小时。有的人等不及,偷偷跑去附近的公园焚烧。

在古吉拉特邦,多个城市的火葬场昼夜不停地运转,因为工作时间太长,一台电炉甚至烧坏了。

为了限制人流,他们专门建立了一个 24 小时火葬场控制室。

没人说的清楚,到底有多少尸体在 4 月份被焚烧。

有的火葬场告诉媒体,他们现在平均每天需要烧 80 具尸体,远高于 3 月份的日均 20 具。

有的火葬场每天烧尸的数量甚至高达 200 多具。

有专家表示,印度官方死亡数据看着不大,主要是因为有太多人在死时没有被确诊为新冠阳性。

这样的情况在农村很普遍。

但也有媒体的发现,有些居民已经获得阳性检测结果,但仍然没有被归到官方死亡数据里。

关于这一点,政府没有给出具体的解释。

为什么印度的第二波疫情会爆发得这么迅猛?

首先,是 3 月份有多起大型活动。

3 月 28 日,是印度洒红节,也是印度传统新年。

根据传统,所有印度人会在这一天聚集在大街上,向彼此泼洒色粉。因为前几个月疫情控制不错,今年洒红节的热闹程度不输往年,人很多,也大多没戴口罩。

之后,是印度教每 12 年举办一次的大壶节。

为了防疫,节日的活动时间已经从 4 个月压缩到 30 天,但在 4 月 14 日,仍然有 94.3 万人在恒河进行圣浴活动,之后至少 68 人感染新冠。

再接着,是印度大选,包括莫迪在内的多个领导人举行了轰轰烈烈的选举集会,有的地方甚至有数十万人参加。

因为各邦都有选举,集会也遍布全国。

当然,大多数人也没戴口罩。

其次,是印度出现高传染度的新冠病毒变种。

有部分公共卫生专家猜测,此次传播如此迅速,可能和一个名为 B.1.617 的双重变种病毒有关。

它同时携带两个突变点,不仅传染性更强,也可能影响疫苗效果。

在去年的疫情高峰期,一名患者只能传染 30%到 40%的密切接触者,但在这波疫情中,他能传染 80%到 90%的密切接触者。

不过,这个变种是否是此次高峰期的罪魁祸首,还需要印度医学专家和世卫组织的进一步研究。

最后一个原因,则是印度的疫苗供应不足。

印度主要使用两款疫苗,国外的阿斯利康疫苗,以及本土的 Covaxin 疫苗。但不管是哪种,都处于库存不足的状态。

到目前为止,印度接种第一剂疫苗的人数为 1.085 亿人,两剂疫苗都打完的人为 1340 万,这只占印度 13.2 亿人口中很小的一部分。

为了得到更多疫苗,印度最近批准通过了国外的主流疫苗,包括俄罗斯的卫星五号疫苗。

但这些疫苗目前也尚无供应,无法帮他们解决眼前的危机。

情况变得如此糟糕,昨天,新德里宣布将封城 6 天,阻止病毒进一步传播。

印度联邦政府也下令,将在全国范围内建设 162 座新的医用氧气厂,保证氧气的充足供应。

印度国家城市发展部的部长告诉印度媒体,为了提高焚尸的效率,他们还会在多个城市建立电力火葬场。

这样恐怖的景象,不知又将持续多久 ……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以上内容由"ZAKER新闻 | 湖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内容
UC8体育直播